爱好广泛,喜欢爬墙,目前掉入楼诚坑已无力回天

关于

【楼诚】 空余我一人 6 (现代AU,有虐有甜)

6.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


第二天一早就是正式开机,因为摄影棚足够大,而且预算也足够,所以导演黎叔决定将室内镜头按照剧情来一一拍摄。

阿诚早上很早就被助理挖了起来,还在睡眼朦胧的时候就被带到了化妆间化妆。如今阿诚虽然依旧不得公司重用,但是好歹公司还是为他配上了一位助理,这个名叫程锦云的助理也是位新人,但是为人尽职尽责。

阿诚化好妆,也清醒了许多,听说现在正在拍摄的是明楼的戏份,于是也兴致勃勃的打算去偷师一二。

刚到片场就遇到了一场好戏,这场戏讲的是一名患者因为医患关系处理不得当而轻生,而此事在这个小城市中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作为副院长明楼饰演的凌远为了保证医院的利益和口碑在医生并没有明显不当的情况下不得不做出处罚决定,而这个处罚对象竟然是他上学时为他授课的老师。

“你到底有没有感情?有没有心?你拍着你的胸脯告诉我,你的良心去哪儿了?为了医院的利益你竟然冷漠自私到这个地步了吗?”面对如此质问明楼面色如水,眼中甚至还带着点讥讽的笑意,仿佛在嘲笑对方的天真。

透过重重机器,阿诚将自己的目光定格在明楼身上。在阿诚眼中梳着利落的背头,穿着一丝不苟的西服的明楼浑身带着浑然天成的气场,仿佛这一刻他和凌远重合了。

镜头里凌远终于将视线从他一直看着的文件中移开,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对面的人,开口说道“你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我看这个方法是最合适的,既可以消除患者家属对我们的不满又堵了外面媒体的嘴。”在说这话的时候凌远姿态从容不迫,仿佛一点也没有为他做出的决定而觉得后悔。镜头渐渐推进,整个画面中都是他理智冷漠的面容。

明楼将这个自私无情的角色演得淋漓尽致,阿诚在明楼本应温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温度。

“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明楼见自己对面的演员半天没有动静,自然是知道他是忘词了,但是这一段两人发挥的都很好,他不想就此打算,于是自由发挥了一句,想要让对方回神。

很显然,明楼的这句话果然唤醒了对方的意识,但也是因为他这更为无情的话使得对方更加怒火中烧。对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扬起了手,一个巴掌打的结结实实,而口中的对话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我从没见过比你更自私的混蛋!”这一巴掌倒是把场外所有人都打蒙了,本来没有的动作却让整个剧情碰撞的更加出彩。

事后那位和明楼对戏的演员认认真真的和明楼道歉,明楼只是笑着说没事,但阿诚知道,与明楼对戏一个不注意就会入戏太深,而明楼也在引导着对方的表情的动作,刚才那一幕,明楼和凌远当真的化身为了一个人,不怪被打。

“我演的怎么样?”明楼见阿诚坐在休息区,便缓步过来,带着笑意的问道。

“果然是影帝级别的!刚才那下打是你故意引导的吧!”阿诚边回答明楼的话,边递给他一杯温度正合适的水,顺便将旁边的椅子给明楼搬来,让他休息一下。

“多谢。”看到阿诚自然的递水安排椅子明楼心中一暖,这些活本来应该助理做的,可是阿诚却并未介意,仿佛他已为他做过很多次这些事。

“等下那一幕戏你别紧张,很简单的一幕,只要最后把握好表情,结尾的时候应该会有特写,你注意一下。”明楼看着身边的阿诚突然想到这是他第一次拍戏,于是带着点鼓励的指导着阿诚。

 

下一幕就是阿诚和明楼的初次见面的戏,这场戏并不难,只需要一两个镜头就能搞定,但是如何将这个平凡的初见拍的带点浪漫色彩的唯美就有些困难了。

在阿诚和明楼都准备好以后,黎叔亲自坐在了摄像机后叫了开始。

镜头中阿诚抱着一捧白色卡萨布兰卡急匆匆的从电梯中走出,同正要进入电梯的明楼擦身而过,阿诚手中的花擦过明楼的衣领,花淡淡的香味萦绕在明楼鼻尖。

摄像机中,明楼的脸色从之前的严肃变得微微有些缓和,甚至有一丝温度跃然眼中,两人如同慢动作一般默契的同时回头,视线交错,似乎都带着点笑意,这时黎叔指挥旁边的两个摄像机将镜头拉近焦距,为他们二人拍摄了近距离特写。在阿诚和明楼的表演中,这对视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秒,可黎叔却放慢了摄像机中的帧数,使得这个擦身而过变得漫长唯美起来。

拍完这场戏,阿诚和明楼立刻凑到了摄像机旁,打算看回放,镜头下的明楼神色放松,之前一幕中的疏离感早已消失,而阿诚则面色柔和,在渐渐拉近的特写的镜头中明楼甚至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映在阿诚清澈如水的目光中。

明楼和阿诚的第二场对手戏安排在两个小时后,明楼继续拍摄其他场景,阿诚则被拉到后面进行化妆,这场戏的内容是阿诚所演的警察李熏然因为执勤受伤,送到凌远的医院抢救。

因为是受伤戏,所以化妆师给阿诚用了很多人造血浆,并且给他化了个惨白的妆容,阿诚自己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都觉得这怕是命不久矣了。

 

在各个部门都协调好后,阿诚和明楼的第二场对手戏如期而至。

这场戏中阿诚演的李熏然因为解救人质而被丧心病狂的犯人胁迫,整个人被折磨的鲜血淋漓。在被推出急救车后,镜头里的李熏然面容惨白,一道道血痕布满整个上身。

凌远是在医院的急救通道上再次见到李熏然的,他很是费劲的从满是血污的脸上认出这是那个曾经抱着花带着笑意匆匆而过的身影。由于失血过多,阿诚演的李熏然已经到了休克的边缘,可他还是强撑着自己的意志,努力睁开自己的眼睛,在他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李熏然用他还滴着血的手紧紧拽住了身边人白色的衣摆,断断续续的问道“人质……人质救出来了吗?”

明楼在阿诚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台词后,脸上表情一震,望向阿诚的眼神也随之改变。因为李熏然的这个问句对于凌远的内心起了天翻地覆的作用,凌远从来没有想过在如今这个自私冷漠社会中还能见到带着赤子之心的人。这段内心戏十分考验明楼的演技,可是他却演的自然。

明楼握住了阿诚拉住他衣摆的手,说道“救出来了,平安无事,你也要撑住。”这句话不同于前几幕中凌远安慰病人的套话,而是出自凌远内心。

黎叔在摄像机定格在两人紧握的手上后以一双紧紧交握的手结束了这一幕。

而在听到黎叔的一声“卡”后,阿诚在担架上睁开眼睛,和低下头正要看他的明楼相视一笑,一种难以言说的默契缓缓流淌在他们中间。

             ~~~~~~~~~~~~~~~~~~~~~~~~~~~~

最近期末太忙,作业一堆,却又遇到偶像被黑,糟心事不要太多。

其实本来这章不应该是这种细水长流没什么糖和刀片的流水账,本来我已经码好剧情,打算小虐怡情,然而...现实和脑洞就这么在人猝及不妨的时候重合了,为了避免在这个敏感的时候给自己找麻烦,我果断重写剧情,把糖和刀片留到了下一章。

最后感谢各位看官容忍我如此唠叨......

评论(2)
热度(28)

© 芸曦 | Powered by LOFTER